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教师接连被下课 中共恐惧什么?

近日北京清华大学的王国维纪念碑被曝因题有“自由、独立”等字,在校庆之际遭蓝色铁皮围住,引发热议。(网络图片)

人气: 11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前不久清华大学迎来了108周年校庆,却遮挡了陈寅恪撰写的国学大师王国维纪念碑。遮挡的原因可能是碑文中有一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与北京要求的高校“七不讲”是冲突的。

北京不允许老师在课堂讨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等,也正因此,大学教授因言获罪的人越来越多。

从华东师大张雪忠、北师大史杰鹏,到贵州大学杨绍政、厦门大学尤盛东;从北京建工许传青、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翟桔红,到重庆师大谭松、北京清华大学许章润,大学教授接二连三被下课。其中很多人是被学生告密而受到处理。

不到6年时间,有30多位大学教授先后丢职,使教师这个被称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一下变成了当今中国“最高危职业”。大学校园告密频发,“教书匠”接连被打压,俨然文革再现。那么北京当局大权在握,为何还要打掉“教书匠”的饭碗?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是安全的?北京到底在害怕什么?

“告密文化”是中共统治下的特色

大家知道,告密文化是中共统治下的特色,文革时期最严重。学生举报老师,孩子举报父母,夫妻、同事互相举报。毛泽东为了一己野心,大搞愚民政策,把整个社会变成了一个大监狱,人人不寒而栗。那时候,在自家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害怕“隔墙有耳”。

但是经过几十年,告密风又在大学校园登堂入室了。虽然是极少数,但是教授被打压,很有寒蝉效应。

其实学生告密只是其一,在大学里还有一种组织安排。北京某高校退休的孙教授介绍,大学每个教室都有摄像头,“中控室”完全能看到老师讲课的情况,声音、图像都可以录下来。特别是“领导安排”的,对那些“平时讲课不当、出轨”的重点老师,“已经作为重点盯着了”。

这让人想到了奥威尔笔下的《1984》,“老大哥”会无时无刻地看着每一个人。中国高校的情况,意味着“老大哥”已经完全进入了校园课堂。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在“老大哥”的视线范围。

人民大学退休教授张鸣向美国之音表示,老师遭告密“基本都是恶意的”,是当局“在纵容、鼓励揭发老师,这个课很难讲下去了”。

他指出,老师被整肃,使不少大学教授心灰意冷,有的甚至萌生“不想干了”的想法。现在“就是像文革”,呼吁也没用。“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愈演愈烈”,现在是难受的时候。

香港浸会大学高级讲师吕秉权也指出,“敢言和有良心的老师受到各种报复”,就是“文革回潮”。他表示这几年,当局对大陆的学术界和其它不同领域,来了一个大清洗。

知识群体“唇亡齿寒”的愤怒

“天上的星星数不清,清华园出了个许先生。天下的营生三百六十般,教书匠的生计怎就这么难。平地里下雨水一处流,心里头有话你莫开口……”

北大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前不久写的“信天游”《这么长的绳子怎拴不住你的嘴》,里面有这么一段歌词。在许章润被打压后,他用嘲讽的笔法,表达了知识群体“唇亡齿寒”的愤怒。

当局把知名经济学家逼得写歌词,把一流的书生弄成了民间艺术家,成了对北京当局的莫大讽刺。除了张维迎,还有贺卫方,这位北大知名教授现在在家里每天练习书法;知名法学博士于建嵘每天带着狗流浪画画。传闻是习近平导师的清华教授孙立平,如今驱车游行天下,成了摄影师。

自由知识分子被噤声,无法从事学术研究,有的还在敏感时期被要求离开北京。旅美学者吴祚来认为,这是中国学术界的损失,更是北京当局的损失。

他认为习近平应该“向这些有智慧的国家精英真心求教”,听听这些人的真话,听听一流学者的建言献策,听听真诚批评的声音。

增加恐怖气氛 给中国带来动荡

吴祚来对自由亚洲表示,对学术自由的打压,是违背常识和法律的。这样下去,只会增加恐怖气氛,给中国带来动荡。

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美中贸易冲突等国际问题和国内的深层隐患在逐渐显现,中共政权极度不稳。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北京血压升高。

特别是中共“逢九必折腾”,今年有不少“敏感事件”纪念日,中共可能认为这都是一个个爆点。说白了,北京当局就是怕这些知识分子的言论唤醒民众,推翻中共暴政。

蓝述指出,为了维护政权,中共不许人们有独立思想,所以不断对民众洗脑。越是独裁政权,越是濒临崩溃,它越是加强舆论管控。如果北京当局真的自信,应该包容批判性的观点,让知识分子说话,天塌不下来。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5-17 10: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