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官场末日气氛蔓延 中共上中下层全出问题

有迹象显示,现在的中共官场上中下层都出了问题:高层四分五裂,中层不作为,基层腐败及形式主义严重。(Getty Images)

人气: 286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年来,中共官场集体懒政怠工和不作为,已不是秘密。有迹象显示,现在的中共官场上中下层都出了问题:高层四分五裂,中层不作为,基层腐败及形式主义严重。

G20川习会上,川普与习近平达成重启贸易谈判的共识,但是中美双方都对短期内达成贸易协议不抱希望。

内忧外困下,中共官场末日气氛弥漫。

中共最高层四分五裂

有消息指,近期,以王岐山、李克强派系为代表的财经官员失势,王沪宁、韩正为代表的江派官员在中南海大行其道。

近段时间海外一直有报导指,韩正与王沪宁是黑习的主将,他们在中美贸易战中搅局。

《华尔街日报》7月1日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在5月13日举行的由二十多名中共高层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批评了拟议中的中美协议。这些知情人士称,韩正及其他中共高级领导人对美国的一项坚持尤为不满,即美国不会因中共承诺改变就取消关税。

也是7月1日,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阁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见面就算熟人了。13年时间,你变得成熟了,我变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王岐山在会面时自叹。

王岐山的这番表白,被认为间接证实了中南海最高层之间出现的分裂。

6月7日,新华网刊文《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6月26日,新华网更刊出《警惕那些“手榴弹向后扔”的人》一文,指有人“一见美国一些人气势汹汹便吓破了胆”,还警告这些人“尽快收手,别干出亲痛仇快的事”。

有了解内情的人认为,官方矛头所向,绝不止几个网上大V的言论,恐怕还有领导层中的“投降派”。

在政治局常委中,美中贸易战以来就美中关系公开表态的除习近平、汪洋外,只有李克强、栗战书和王岐山三人。其中,李克强、尤其王岐山的公开取态较软;栗战书的言论较为强硬。

中共官场中层不作为实例

在中共官场上,中层官员数量极多,这些人通常是高层制定政策后的解读、执行者。

今年2月16日,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时说,当局已经出台的一些政策文件往往并未提到改革难点和需要解决的具体实际问题,原因在于大部分政策文件是由处长们负责起草的,而各部门出于认识差异或部门利益,很难协调一致,就只好把有分歧的问题从文件中拿掉,“而这些有分歧的内容恰恰是改革真正需要推动解决的重点和难点问题。”

徐忠的发言表面上说的是文件起草的过程,实际上透露了中共官场中层官员不作为的深层次原因:在部门利益的左右下,在寻求部门“改革共识”的理由下,回避了真正难题,形成了文件的空转。

李克强曾在2015年痛批“处长治国”,他指国务院通过的政策遭遇处长们“把关”,迟迟落不了地。

但3年之后,问题照旧。

中共下层官场溃烂

中共的党组织到了今天,自上而下已完全溃烂。尤其是基层,已成为了腐败分子掌权攫取利益的黑窝。

在这次中共“扫黑除恶”运动中,很多地方官员因为与黑社会勾结而落马。其中,有地方党委书记、有政法委书记,也有公安局长(厅长)等等。

仅以6月30日为例,官方宣布哈尔滨市呼兰区委前书记朱辉落马,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此前的6月中旬,哈尔滨市呼兰区在9天内有多达12名官员因同一原因落马。

近年来被查处的湖南衡阳、四川南充及辽宁贿选案,均暴露了中共组织人事上的崩塌。

据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的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当选的。

今年2月,《中国纪检监察报》一篇文章提到,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新度镇善乡村的党支部书记“力排众议”,把一个蹲过监狱、欺行霸市的“沙霸”发展为预备党员。

文章承认,违规发展党员的现象不算少见。

中共基层应付上级

2019年3月5日正值中共召开“两会”。当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批评督查系统,称 “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

3月11日,中办下发习近平指示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有海外报导说,中纪委所实施的巡视制度、国务院实行的督查制度,在推行过程中,到了省级、地级和县级,很快就变成了中共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

在中层官僚体系的运作下,巡视、督查并非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成为基层机构和干部的灾难,光是应付上面各级机构的形式主义的巡视、督查,基层干部都叫苦连天。

官方报导承认,这些问题不但给中共形象造成负面影响,而且对官员带来消极情绪。官方微信号“侠客岛”也承认,从层级上看,站在领导角度提“基层减负”,结果这边一发话,下面负担又加重了,形成了一个很悖论的循环。

在2019年中共“两会”之后,除了“扫黑除恶督导组”,与中央巡视组和国务院督查组有关的报导已开始变得低调。

6月15日,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的秘书李剑阁在北京举行的一论坛上发表演讲,透露中共官员精神状态有问题,基本上是不作为。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官方不愿承认的是,其实中共本身才是真正阻碍发展、造成官员不作为的原因。中共将倒,中下层官员心中最清楚,因为他们与社会接触较多,很清楚这个形势。在人与人见面时都要骂几句共产党的情况下,没有官员愿意在这个时候再努力干活,都想敷衍了事,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习近平打破惯例出席会议 分析:官员坐看中共出事

6月25日,中共第九届全国公务员表彰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打破惯例出席。此前,历届公务员表彰大会,均由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出席。

习近平为何出席这个“小会议”呢?

这或许跟近年来整个中共官场出现怠政懒政乱象有关。

今年1月22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列举了中共官场的弊病,其中“打太极”是中共官员从政的潜规则之一,哪怕民声鼎沸的问题,官员往往会用一句“这个问题很复杂”的话,推脱责任和敷衍问题;即使当局出台政策,也会被官员以“不完整”“不科学”“不实际”等各种理由不予理会。

2月22日,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学习会议上表示,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必须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他警告,如果出了差错,让危险升级为真正的威胁,就要负责。

旅美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指,这话的潜台词是,官员们在坐看风险升级,仿佛他们身处这个政权之外,无关痛痒。

程晓农指,对中共高层来说,官员们的新“行为模式”构成了当局的政治风险,其要害不仅仅在于挽救经济的意图难以落实;更重要的是,官场上的这种新“行为模式”标志着,官员们有了“二心”。#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7-03 1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