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督导组各地巡视 访民遭死亡威胁

6月初开始,中共“打黑除恶督导组”开始在各省市巡视,地方政府拚命维稳,堵截、软禁访民,甚至恐吓他们:不许跟督导组人见面,否则打死你。(访民提供)

人气: 47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从6月初开始,中共“打黑除恶督导组”开始在各省市巡视。访民反馈,地方政府采取软禁、殴打、堵截、绑架的手段拚命维稳,疯狂阻止访民反映冤情,甚至恐吓他们:不许跟督导组人见面,否则打死你。

78岁王英强遭死亡威胁

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的王小琴告诉记者,6月3日,中央第12督导组到达陕西,11日一大早,她的父亲王英强准备去反映冤情,刚出家门就被街道办事处的打手吴国荣堵截、拉扯,吴国荣想动手打人时被旁边的人制止,吴国荣又叫来街道办的维稳人员佘鹏、任彪等四五个年轻男子,将老人团团围住,足足闹腾了三个多小时,强行将王英强拽回家,并将其裤子撕破,肉皮都露出来了。

吴国荣还叫嚣:街道办领导说了,中央第12督导组在陕西省期间,你们家人不允许出门,如果敢上访的话,我就打死你。

王英强老人裤子被打手撕破。(受访人提供)

王英强女儿被软禁

而王小琴本人也被软禁在家,不能出门,此前她去北京递交上访材料,遭到五六个西咸新区驻京办的人员昼夜跟踪,被逼无奈,她四处躲藏,听说督导组到了陕西省,便想回家反映问题,结果又被软禁在家里。

王小琴说,每年中央来的所谓“打黑除恶”的人都住在西安市丈八宾馆,全省各地市截访人员有数百人,也都住到丈八宾馆附近的酒店宾馆里,丈八宾馆外的道路两旁停满了数百辆截访的车。

“他们每天拿着钱,吃住全部报销,拦截各地区访民,难道督导组都不知道这些被堵截的事情吗?”“打举报电话也没人接,身边的访民也有不少人邮寄信件,但没听说有得到回复的,督导组完全是搞形式摆样子。”

王英强的儿子王小刚,十多年前在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西安蒲城项目部工作,期间被同事在工作时间恶意放狗咬伤,受惊吓得了精神病,还三次遭到单位领导指使的闲散人员殴打,其母亲为此事悲愤交加而离世。王英强12年上访的结果是四口人一死两残,虽然案情得到李克强总理“尽快妥善处理”的批示,但以陕西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对他们实行长年暴力维稳、跟踪监控,王小琴曾被吴国荣暴打致伤。

走在街上被绑架殴打

记者还从陕西省其他访民处了解到,他们近期被当局上门警告、跟踪、威胁等,已是普遍的现象。.

西安市访民赵女士说,8日,她跟朋友走在街上,突然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西安市长延保办事处打手)堵截,将她打得满身是伤,后将她带到社区,直接推下警车,赵女士三次报警110,却无人出警。赵女士说,她遭绑架的原因是递上去一份“扫黑除恶”的材料。

赵女士被街道的打手打伤。(受访人提供)

西安市60多岁的柳姓老妇,11日下午遭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上门警告:不允许去丈八宾馆,不允许向督导组反映问题,如果她敢偷偷跑出去的话,就要“收拾”她。

另一名60多岁的访民陶女士,12日到咸阳纪检监察委递交材料,不料被把守的公检法人员将她们一群访民全部抓到一小屋里,不让出门,直到傍晚才放她们回家。次日,她又去丈八宾馆,也被拦截。

她说,督导组说是可以通过电话、寄信、邮件反映问题,她和其他访民多次拨打督导组公布的举报电话均无人接听,邮寄的信件也不见回复。

死盯死守在京访民

不仅在家的访民遭到威胁,连在外打工的访民也不得安宁。陕西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西明村访民周志银向记者表示,他多次收到村里维稳人员的恐吓威胁,始终被24小时跟踪监控,周志银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难保。“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有一天我失踪或被抓了,就是陈仓区赤沙镇西明村村长带人干的。”

王小琴认为,只要有共产党的地方,就没有老百姓说话的地方,共产党本身就是黑恶势力,怎么会真正扫黑除恶,只有把它们消灭了,老百姓才有好日子过。“一党专制,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官员的双手不沾满老百姓鲜血的。”王小琴说。

陶女士指,“我就是从小被共产党洗脑,太相信共产党的话了,走了司法程序被套住。”“中国人赶快觉醒,不要再被共产党欺骗。”

据陆媒报导,此次“打黑除恶督导组”已覆盖大陆31省。上海访民也遭到严厉看管,6月12日下午,部分维权人士去找中央督导组送信,举报上海黑恶势力强拆百姓住房等问题,被强制送往府村路500号集散中心,至傍晚才被放回。

上海市浦东新区冤民丁菊英夫妻,也因前去举报被送到集散中心,王港派出所的人告知他们“涉嫌寻衅滋事”。#

上海访民被强制送往集散中心。(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6-14 4: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